聊天800字_聊天作文800字

国尚如此,校亦然,家又何如?500字|国尚如此,校亦然,家又何如?作文600字

双笙:千万不要有贪婪的心600字-千万不要有贪婪的心作文600字

2019年11月19日 12:43

爷爷奶奶赶紧检查了我的全身,确认割草机履带里飞溅出来的碎片,割到右手臂上,一条长达十厘米的伤口在不停的流血。大家决定马上送我去医院,家人作文http://www.zuowen8.com出去拦车,妈妈通知工作人员在游园期间禁止施工作业,避免再次发生此类事件,负责人感到非常抱歉,紧跟我们到了医院。去了医院,在挂号急诊等待过程中,我发现伤口不再滴血,血已止住,最后排到队时,我一脸的冷静,像大人一样询问着病情,“医生,我怎么了?”医生说,因为有内衣和毛衣为皮肤挡住了脏物,所以不用打破伤风针,里面没有异物,血已止住,不幸中的万幸,伤口虽然很长,但不用包扎,只用清洁和消毒,敞开伤口不摩擦到就可以了。

有洁癖的姐姐真是让我无可奈何。

双笙

还有一次,吃饭的时候,我的手不小心碰到了一片菜叶,姐姐大发雷霆说:“干嘛呀,这盘菜我不吃了!”开始我觉得姐姐说的只是气话,后来姐姐真的不吃那盘菜了。

学校新规定星期三下午最后一节课选修,让大家选自己喜欢的课程上,我选了布艺,就是缝缝补补,织一些东西等等。

双笙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在我刚学会吐字发音,口齿还不清时,便能流利地背下这首诗了,而且因为这首诗背得诗情并茂,爸妈经常会让我在邻居面前表演,而我总是音调极高的背完后便羞涩地躲到爸妈身后,等待夸奖的声音。因为这些,我虽然根本不懂什么诗的内容,音韵的美妙,但还是乐此不疲地背诵着各类古诗。我相信,每个人小时候都有过这样的经历。
  初高中的时候我也过很多古文、古诗,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把它们都还给老师了,只有这些我压根不曾想起的、小时候背过的古诗还能脱口而出,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它们在我脑海里的印记越来越清晰,它们描绘的景色,抒发的情怀,还有那些伟大的志向,我都一一明了了。有时候我怀疑它们已经内化进我的身体、灵魂,时刻陪伴着我,指引着我。这就是我内心的国学,也是我认为的中国人的精神所在。

双笙:08中考作文命题趋势之一:选题作文将成为新宠800字_08中考作文命题趋势之一:选题作文将成为新宠作文400字

我叫妈妈陪我玩24点,她又好像听不到,我一天到晚都没和妈妈玩过,手机就像是妈妈身体的一部分,她一步都不能离开它!

双笙
  “听话”曾经是中国人评价一个孩子好坏的基本用语,而现在,家长和老师们一个最深切的感觉是:孩子们越来越不听话了!这里面传达着一个基本信息:家长和教师的权威祭坛正处于飞速瓦解之中。
  权威在我们社会中是客观存在的,而对其选择接受还是拒绝接受,这要求我们对其有一定的了解。传统社会里,家长和老师分别在家庭和学校充当着权威角色。家长和教师的权威得以存在在一定程度上依赖着政治和经济因素,但这不是最主要的。维系家长和教师对学生的“权威”最主要的因素,还在于知识和经验。知识和经验是重要的,它是人维持生命活动的最基本的要素。传统的社会中,知识的流向是单向的——年幼者总是通过其长者的“耳提面命”方可获得,无论是生活的知识还是生产的知识,无不如此。至于经验,由于任何信息的丰富都必然要经历一个逐渐积累的过程,所以,年幼者在其长者面前,总是会显得“无知”一些。金庸在《射雕英雄传》里所讲述的黄蓉、郭靖百般“巴结”洪七公的故事,就是年幼者向拥有知识和经验的“权威”长者服输膜拜的经典喻证。
  但在当代,社会信息来源多元化格局的形成,意味着人类有史以来“代代相传”的资讯流动方式已经发生了革命性的变革。书籍,报纸,尤其是网络的出现,使得孩子与大人在获得社会资讯时完全有可能站在同一起点上。想想,如果“降龙十八掌”的招式就刊登在《武林》杂志——五块钱一册,郭靖、黄蓉还会老老实实地给洪七公打理伙食烧小菜么?在这个意义上,长者权威的削弱又成了社会进步的标志,因而,这也导致了我们这个时代解构权威的风行,韩寒作为不羁少年挑战垂垂老矣的体制维护者总是能受到万众瞩目。
  然而,解构权威并非万能,理想、道德、爱情、民主、爱国主义、民族主义……一切主流的价值观都有其历史和现实的基础。在解构者的世界里,这样的权威或许是值得嘲笑的。但是,我们真的可以解构一切、嘲笑一切吗?真的可以没有任何底线,不需要任何神圣的号召吗?解构权威、消除经典之后,我们又该去向何方?
  为了反对一切封闭僵硬的体系,解构者大力宣扬自由,哪怕自由仅仅是一曲“带着镣铐的舞蹈”。然而它天生的叛逆品格,使得解构主义又是一种自相矛盾的理论。它难以限定,无形无踪,却又无时无处不在。换言之,解构主义一旦被定义,或被确定为是什么,它本身随之就会被解构掉,它不过是一种典型的权宜之计,或是一种以己之矛攻己之盾的对抗策略。
  对解构者来说,他一旦确立自己想要树立起来的理论(虽然很多时候解构者并不具备这样的知识储备),随之而来的便是带有巨大惯性的自我否定。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何诸多当年的叛逆者在刚刚接近中年时便义无反顾扭向了商业大潮,或许,他们在多年挑战权威的生涯中已看到了自身在未来的倒影。

妈妈带我去毛笔字老师那里写,那是最后一节课,要期末测试,恰好,期末测试是写一副对联。我拿起毛笔,认真地在黄纸上练起来,写的是“春风暖发金钱树,甘雨洗开富贵花。”老师一次一次给我改,希望我这里收笔收好一点,有的写成错别字了,有的写得太大了。我也接受了。老师认为我可以了,就让我在专门写对联的纸上开写。我一笔一划认真写起来,仿佛自己身在另一个世界,外面声音好像都作文http://www.zuowen8.com听不到了,写完一个字,要再看一遍,哪里不好,再改一下。我手有点发抖,不敢下笔,很怕写错,老师走过来一看,见我还没下笔,奇怪地问我,“怎么还不开始写?等会儿就下课了,抓紧时间,不要慢吞吞的。”我回答道:“老师,不敢下笔,给我起个头吧!”老师答应了,就握着我的手写了一横,还夸我写得很好。

双笙
  我有个箱子,专门存放中学时代的书籍杂物。那些不经雕饰的青春,那些在平时,一年难得去碰几次的光阴留下的产物,就任它荒废着。
  我想找一本旧书,踮着脚去开那个箱子,突然翻出一包东西,塑料袋装着,硬硬的,我实在猜不出是什么,但我确认是自己的东西。
  我生活的某些个角落是很乱的,在那些个角落里,不止东西是乱七八糟横竖着,连记忆也错综复杂,不能去捋顺,一牵扯就没完没了。不愿牵扯但我偏偏常无意中碰到,于是整个人就陷进去了,把窗外的车水马龙都忘掉,一心一意陶醉在其中。
  如今,这包东西令我好奇,我跳到床上打开它,“哗啦啦”都倒出来,一堆小山似的,像锯木厂里堆着的木材。它唤起许久以前坎坷的记忆,我拥有这么多笔吗?我问自己。
  都是圆珠笔,除了几支铅笔和彩色笔,我还找到一支钢笔,记起是在路边买的,是我平生第一次买的钢笔,也是唯一的一次。买它的目的是希望使写信成为一件庄重的事情,但它是漏水的,把我的手染得青紫,一点儿也不庄重,很有将来要从事染织行业的味道。
  圆珠笔有黑的、红的、蓝的、紫的、绿的,所以当时我的笔记薄像是彩色拼图。我喜欢黑色的,我喜欢写信,我觉得写信比那些快捷的通话工具要庄重得多,每当想舒舒服服写一封信时,我就选择黑色去吐露。它让我把世界勾勒得那么清晰,把心思写得那么流利,尤其是在一张淡蓝的信纸上,写得酣畅又浪漫,像半亩良田。黑色的秘密,我用它写情书。
  红圆珠笔代表警告,几乎每本教科书中都画了密密麻麻的红线条,一遍又一遍。我总认为什么都重要,再小的事件都放在心里,想着它定有它的影响与意义。我几乎背下了整本历史书,连光绪帝比慈禧太后早死一天都记得,光绪帝一定是被慈禧害死的,当时我是这么想的。
  沉浸在这堆笔的记忆中,我的喜悦难以形容,一种满足的心情高涨着,仿佛又看到了过去一笔一画的生活,看到过去自己曾那么认真握笔,那是怎样的一条河啊!我们又是怎样淌过来的?从我的心到我的臂到握紧的手掌,突然从高耸的山峰,泻下一条瀑布,流出每个季节曲折的成长。我一一数着,像是在检阅一队老弱残兵,有沙场的声音。
  小表弟爬上床,争着和我抢笔,他才三岁,当然抢不过我,我用双臂把所有的笔圈起来,骗他出去,他越是要玩,用哭声威胁。
  我让他哭,继续数。136支,136支没有水的圆珠笔,我愣了,好庞大的感情在牵扯!我用过这么多笔,我到底写过什么?在那段苦闷的年龄,它们曾经尽责地让我发泄。我的悲喜,我的哀痛,它们,曾经见证,了解。多少夜灯下,我苦读,陪我的是它们;多少秘密,它们爬上日记本替我记录;多少愤恨,它们在纸上同我一起唾骂;多少喜悦,它们替我传播……它们忠实地待我,直到最后一滴血液流尽。如今,我面对它们,看它们笔身的齿痕、刀痕,看透明的管子里那干枯的血管上碎布般的惨青,136支笔,像136个忠心耿耿的仆人,寸步不离地陪着我去打人生的仗。
  回头想了想,为什么要留着它们?何必那么认真的去生活?为什么偏偏爱些没有用处的东西?我爱的是没有用的东西吗?如果眼前这些已经摆放整齐了的曾经认真对待过我的圆珠笔全都没有了意义,那么我真的不知道何时才能找到真正更有意义的东西了。如果所有同时存在的东西都是一线缘,我感念这堆用过的笔,它们曾经与我同时存在,只因为我选择了它们,它们报我知遇之恩。
  要留着的,一定要留着的,且让世界去追逐它潮流的脚步,我留着这笔感情的财富。

双笙:我错了700字_我错了作文500字


  大诗人们流芳百世的情诗,煽动你我的情绪,让百万人为之流泪,但谁又相信一生一世这肤浅的对白呢?别傻了,同学们,李商隐深爱的不是亡妻,叶芝痴恋的也并非冈妮,而是文字背后的你我。
  人性之恶若为花,其色妖而冷,其香浓而惑,其态魅而诡,其格高而险。《恶之花》的内容便是讲人性之恶,它充满了绝望和死亡的气息,因为波德莱尔的世界是一个阴暗的世界,他的恶之花园在凄风苦雨中伫立,里面满是燃烧着的忧郁、痛苦、绝望和死亡。
  但《恶之花》不是一味地呻吟抱怨,不是彻底的绝望黑暗,能让这部作品流芳百世的不是其中的痛苦与堕落,而是参杂其中的挣扎与徘徊。诗人虽身在地狱,却心向天堂,他的诗集刻画出了忧郁与理想冲突交锋的轨迹,他从未停止追求,停止发掘恶中之美。而让作者感到安慰,让他重燃希望,为之如痴如醉的便是爱情。看看这首充满拯救色彩和崇拜之情的《活的火把》:
  走在前面的这眼睛充满光明
  定有大智的天使给了它磁力
  走啊,这神圣的兄弟是我兄弟
  把钻石般的火摇进我的眼睛
  它从陷阱和重罪中把我救下
  它又把我引上通往美的道路
  它是我的仆人,我是它的顺奴
  我全身心地听从这活的火把
  这是波德莱尔写给萨巴蒂埃夫人的情诗节选,通篇充满了救赎与希望,照亮了作者幽暗的灵魂。
  波德莱尔在参加萨巴蒂埃夫人的沙龙时被她倾倒了,他称她为“白维纳斯”。确实,萨巴蒂埃夫人身材高挑,健康丰满,眼神迷人,浑身散发出一种温柔的气息和令人无法抗拒的魅力。由于两人地位的差异,波德莱尔起初只敢采用匿名写诗的方式向她示好,包括发出和未发出的情诗有十多首。他在《通功》中热情地形容她快活、善良、健康、美丽,是充满幸福、喜悦和光明的天使。很难想象这样充满光明和希望的字眼竟出现在《恶之花》这样一部放浪形骸、控诉现实的作品中。从中我们可以发现爱情的力量在感化安慰着他,也曾在短暂的瞬间改变了他对这个世界的憎恶与批判。
  1857年6月,《恶之花》出版后受到著名的《费加罗报》等媒体的批评和攻击,很快就有《恶之花》因为渎神和淫秽,要被没收并受到法律制裁的种种传言。波德莱尔不得不起而应对,他需要找一个能跟法官说情的人,最好是一个有魅力和号召力的人物,于是他想到了萨巴蒂埃夫人。离开庭只有两天的时候他给她写了一封感人至深的信请求帮助。
  萨巴蒂埃夫人被波德莱尔的这封信打动了。她找到法官中一位有影响的人物对波德莱尔的案子施加影响,并决定用安慰和爱来报答他五年来的柏拉图式爱情。在浪漫的一夜之后,萨巴蒂埃夫人心满意足,心情愉悦,但波德莱尔却不是这样。
  长久以来,他把美丽欢快、开朗亲切的萨巴蒂埃夫人摆在不可侵犯的女神位置,她是他的信仰,是星星,是天使,是缪斯,是圣母,但唯独不是情人,不是知己。那一夜后他虽然得到了自己一直渴求的爱情,却对随之而来的要求和改变却无能为力。要怎样把自己穷困潦倒的种种忧虑抛到一边,投入她高枕无忧的优渥生活?要怎样改变自己放荡不羁的习性,给这个单纯而且娇贵的女人安全和幸福感?更重要的是,要如何把自己对这个世界的绝望和愤懑掩藏起来,和她一起用欢歌笑语消磨时光?要如何改变自己忧郁堕落的生命轨迹,去迎合她那闪着金光的向上人生?
  是否与萨巴蒂埃夫人继续交往,为了她磨去自己锋利的棱角成为一个圆滑又优雅的男人?这个问题的答案决定了他余下的人生,决定了《恶之花》的命运。
  经过两天的徘徊和思考,波德莱尔在给萨巴蒂埃夫人的信中说到:就在几天前,您还是一位女神,那么亲切,那么美丽,那么不可侵犯,而现在您是一个女人……跟一个像您这样优雅和对别人充满微笑的人在一起,我会感到像一个殉道者一样。
  当光明向他伸出橄榄枝的时候,波德莱尔不逃避也不依附,而选择了冷冷地拒绝。他选择继续在罪恶的世界里漫游,去采撷恶之花。这种孤独感、深渊感、流浪感无不体现了浪漫主义的基本主题,而诗人因长期沉浸在痛苦哀伤的状态中,其作品充满了灵性和思考。笃信“精神的创造物永存”的波德莱尔不停地表达、创作,即使为忧郁苦闷所压制。是他引领了象征主义的潮流,实现了心灵的飞翔。
  在浪漫主义与象征主义的过渡阶段,一朵恶之花连接着两头,饱含着作者的痛苦、挣扎与执着。在通往虚假光明和妥协幸福的道路上,他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半路折返,重回痛苦的深渊。波德莱尔向往的是真正的解脱和灵魂的自由,而无论爱情、物质抑或酒精和彻底的沉沦都无法救赎他,于是诗人最终以死亡作为答案结束了《恶之花》的创作。尽管如此,是那些被他排斥抛弃的光明为诗人的探恶之路铺就了道路,让他最终找到了安身之所,并开启了新的文学时代。双笙

我的姐姐是一个书迷,每天都看很多书,暑假里更是每天早中晚都看书。

双笙:我的同桌700字_我的同桌作文700字


  犹记得小时候背的第一首古诗:“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那时我摇头晃脑、稚齿童音的样子,现在想想让人不禁莞尔。不过,也正是因童年以来,对古诗词的深深眷恋,我才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古代文学专业。我之前幼稚地认为国学就是古诗词,背背《三字经》,读读《论语》,品品唐宋词,那俨然是一副文化人的样子。然而,当真正接触到国学的时候,才知道我的想法是多么可笑。我深深记得那节课,当老师沉醉在陈寅恪“以文证史”世界里的时候,我充满好奇。后来找来陆建东的《陈寅恪的最后二十年》一读,震撼、崇敬,无以言说的感动在翻腾着,那是一个真正的文人!一个真正的国学家!陈寅恪作为“清华四大导师”之一,继往圣之绝学,开一代史学先风,在那个风雨飘摇的年代,孑然一人在坚持人格独立,崇尚学术自由,摒弃为政治服务。那一刻,我才明白,国学不是咿呀的背诵,不是单纯乖顺礼貌,不是硕博鸿儒,那是沉淀在骨子里的儒雅内敛,渗透在血液里的文化基因。
  现在,文化与利益挂钩,知识与金钱同道,不可遏制地出现了粉墨登场的书斋式国学班,哗众取宠的文化节目。真想说一句,弘扬国学,勿忘初心。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朋友芳芳400字——朋友芳芳作文400字,藏遥控板300字—藏遥控板作文700字,浪费生命500字——浪费生命作文400字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